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这个国家想利用一票“大V”控制中国,结果…

这个国家想用一票“大v”控制中国,结果…

来源:查看智囊团

赵月(实习生)回家种菜

1975年的今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经过14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国终于取得了胜利。

我们纪念胜利,同时,我们必须记住历史。那一年的惨痛教训仍然值得我们不断警惕。

回顾动荡的时代,一批中国革命者和精英前往日本寻求救国救民之道,并得到了日本朋友的热情帮助。

然而,事情没那么简单…

日本政府支持“亲日派”的布局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

1

一大批中国“大V”去了日本

1898年9月21日清晨,梁启超突然知道变法失败了。为了逃避清廷的重围,他剪掉了辫子,穿上了西装。在林权助的全力帮助下,他逃到了日本驻天津领事馆。

梁启超

之后,他趁着夜色,登上了海河上的一艘日本船。第二天,到达塘沽后,梁启超立即登上一艘日本军舰。

1898年10月1日,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在香港滞留了10多天。在绝望的边缘,他急切地打电话给日本驻华公使熊文:“我到国家危机现场,在密函中寻求帮助。”请问你的国家。如果你看到它,看看电力和保护。”日方很快同意了。10月19日,康有为乘日本船河内丸号去了日本,并于当晚抵达神户。

康有为

后来,在东京,康有为受到了日本最高领导人、首相大抵重信的接见和款待。在接下来的16年里,日本政府一直大力支持流亡海外的康有为。

1897年,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历经几番波折,终于到达日本。当31岁的孙中山抵达日本时,他立即见到了宫崎骏的《和平山周》。后来,通过他们的介绍,他们结识了一大批日本军政及黑帮成员,包括第八任和第十七任首相大提重新、第二十九任首相犬养毅、山田梁铮等人。

不久,孙中山会见了著名的日本黑龙协会的领导人内田良平。1905年8月20日,在黑龙会的调解下,中国各资产阶级革命组织在日本东京黑龙会总部联合成立了中国同盟会。

孙中山

1904年,革命家黄兴联系共产党,准备利用慈禧70岁生日的机会在长沙崛起。然而,革命计划泄露了,黄兴逃到了日本。

1906年6月29日,因向苏联报告此案而被清政府逮捕并监禁的章太炎获释出狱,当晚登上了一艘向东驶往日本的船。这是章太炎第三次因革命而流亡日本。

日本接受了梁启超、康有为、孙中山、黄兴和章太炎。

日本不仅帮助了中国精英,还接受和帮助了大量的中国学生。

1897年底,日本驻华使馆工作人员菅野广(Hiroshi Kano)在湖广拜访当地政要,谈到中日两国“同名同姓”的问题,说中日战争是“共同错误”造成的,并建议中国派人到日本学习,以此作为“两国重建外交关系的开端”。

东亚文同协会成立于1898年,积极接受中国学生。

1901年,他在东京创办了文同学院,并聘请了中西日塔罗、水谷滨等人专门为中国学生提供预科教育。

成立于1902年的同仁协会积极劝说中国学生去日本学习。

东京同仁医学院成立于1907年,主要培养在日本学习医学和药学的中国学生。东京同仁医学院在这一领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并获得了内政部的奖励。

接下来,我们熟悉历史。

1900年至1915年,在短短的15年时间里,为中国培养了大批军事人才,其中包括蔡锷、蒋介石、何、、阎锡山等。

一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日本接受了大量的中国革命者?为什么要帮助那些中国“大V”?

2

日本恐慌

除了与那些“大人物”有着深厚的个人关系,出于对革命者的尊重和同情,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日本人的恐慌。

1894-1895年中日战争的惨败给了千千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一个打击。特别是2.2亿银元的巨额赔款,使中国的精英阶层对日本产生了愤怒,强烈的反日情绪弥漫了整个清廷。

位于山东省威海市的甲午战争博物馆陈列馆。

1895年7月,晚晴的重要大臣刘坤一奏乐,称赞俄国“忠于苏盾,与我共修二百余年,不战而屈人之兵,千古未有”,并极力主张俄国应造日本。北京官员徐英标主张“联俄制日”,理由是“我和俄罗斯同属亚洲,我们不能忽视。”张之洞也在同一个月出场,提议加入俄罗斯。他甚至认为清廷可以牺牲某些利益,联合俄罗斯,共同抗日。

1896年6月,李鸿章前往彼得堡庆祝沙皇·尼古拉斯二世加冕,并与俄罗斯签署了中俄秘密协议,希望共同抗日。

这种仇视日本的气氛很快被日本高层官员知晓。清朝想要与俄罗斯联合的情报让整个日本感到恐惧。我设法节省了20多年的钱,拯救了一支海军,赢得了一场反对民族运动赌博的战争,留下了如此深的隐患。

中国和俄罗斯是两个大国,一个小日本怎么受得了?

不,日本高层官员决定尽快拿出解决方案。

1896年,宋芳内阁成立时,接受了犬养毅的建议,决定在内阁预算中提出保密费用,并派人调查中国问题。

后来,按照计划,昌邑、平山周、宫崎英藏等人以外交部顾问的名义被派往华南调查和接受革命党人的调查;

此后,东亚文同协会和在中国的许多分支机构成立,学校和报纸被用作宣传其亲日计划的基本活动。

简而言之,甲午战争后,日本政府“促中亲日”的布局是为了彻底扭转中国仇视日本的气氛,结束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抗日的可能性。

这些“大Vs”主要分为三类:

第一,清朝官员。

1897年,日本总参谋部派了一个特派团去湖北游说张之洞。根据张事后给总局的电报,沈伟等人的总体想法是:“前年的战争是互相错误的。今天,西方白人正如火如荼,而中国和东方则处于危险之中。中国和东方是同一个文化,同一个宗教的国家,他们非常愿意和中国接触…并说今天的军事装备是最重要的,并派人到那里,进入军事装备和各种学校,而土地靠近省,国家将给予优先考虑的教学。”

第二,改革派。

1897年2月,同乡会会长宗太郎在上海与梁启超、王、李圣铎等交往甚密。根据宗方的日记,当时这些人都反对“清政府依仗俄国”,梁启超甚至说“中国的世界是被满族人所毁灭的,为了拯救中国,必须挣脱满族人的羁绊。”这时,改革派渴望得到日本的支持。

第三,革命党。

1896年,平山周、宫崎骏等人奉命前往华坚革命党。临行前,幕僚长内野宫太郎(Taro Utsunomiya)对平山周等人说:“中国南方革命党以孙逸仙为中心。到达上海后,它应该设法与它预约。”

我不得不“钦佩”当时日本人的远见——不管将来谁在中国掌权,这三种力量都是不可或缺的。

然而,中国刚刚在1894-1895年的中日战争中被打败,并背负着对日本的巨额赔偿。日本人为什么要说服中国精英亲日反俄?

然后,一个更加细致的计划出现了。

“亚洲主义”和“黄种人联盟”的论点在日本已经流行了很长时间,只是用来说明问题。

前面提到的宇都宫太郎和张之洞的会谈就使用了这种修辞。

在这里,日本人不断强调中日之间的“共性”,鼓吹“排他性”——中日同属一类,应该共同抵制白人。

多年来,这一论点被放大了。

3

被用来拯救国家

日本人的精确计划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中国精英们深受感动。

当时,担心国家命运的精英们渴望找到拯救国家和人民的方法。

1897年,俄罗斯占领了旅顺港,唤醒了一夜之间对俄罗斯抱有幻想的中国精英。

那么,同一物种、同一文本的日本更可靠吗?向日本学习安全吗?

张之洞很快改变了对日本的仇视态度,努力向日本派遣留学生。在《劝导》中,他表达了这一点:

(日本)“20年前,出国的学生也对他们的国家受到西方的威胁感到愤怒,他们导致了100多人。他们被分成德、法、英三个国家,或者学习政治工业和商业,或者学习陆地和水上的战争艺术,学习后回国。作为一个团体领导人,政治事务发生了变化,并重视东方…对于游学的国家来说,西方不如东方。首先,这条路离省钱很近,可以送更多;首先,去中国既近又容易考察;首先,东方语言接近汉语,容易理解;西学是非常复杂的,那些不需要它的人已经被东方删节和改变了。中东的情况和习俗很相似,很容易模仿,事半功倍。

因此,从1896年开始,当13名在日本学习的学生支付了官方费用,中国强大的留学生大军涌向了日本。

为了救国,维新派更加关注日本,以日本为师,采取亲日立场。

1898年6月1日,康有为代表杨深秀起草了《萧艺金雪日本宪章电影》,并正式提出了派遣留学生赴日留学的建议:

“为日本改革建立一所学校确实是有效的。如果中国想避免学习,变得简单,就必须从日本开始。”由于日方表示优待,“蚕因悔而受其情”,“龚升健聪明有才华,30岁前已过中学”入选。

改革派也想派更多的国际学生去日本。只有这样,国家才能强大。

1898年4月,东亚学会成立。著名改良派唐·的朋友许勤来信说:

“日本的处士,仁哉夏哉。每天,我都担心在中国死去,如果中国死了,它将是贫瘠的;黄色的种子是贫瘠的,日本处于危险之中!于是,我从政府上了楼,下到了草地上,召集了一批有拯救世界之心的人,建立了兴亚易慧,帮助了黄种人,保护了亚东,为俄国和德国做了一切事情。”

唐很兴奋地认为,作为黄种人的日本人和中国人是同胞,他们每天都在为我们担心,尽力帮助我们。

同样,面对日本人的慷慨帮助,梁启超也深受感动。他在家里的信中写道:

“我来这里是为了得到对方法院的支持。一切都是丰富而方便的。就生活和饮食而言,它比家好。”

梁启超赴日后,结交了一大批日本名人,尤其是与大佗崇信、犬养毅、Shinagawa Ichiro、熊文矢野、麻生太郎等。在《论学习日语的益处》一文中,梁启超甚至谈到了中日“统一国家”的理想:

“日本和我兄弟的国家,将彼此泯灭,协同提携,那么就可以保护黄种人的独立,杜欧的东进趋势。再过一天,日日两国几乎就要成为一个联合的国家,文字的交流实际上是团结的第一个含义。”

既然我们都是黄种人,有着相同的种族和相同的语言,面对欧美强大的白人,我们为什么不能团结一致呢?

孙中山此时也信任日本。他相信日本人可以帮助他的革命,然后帮助整个中国。

《孙中山全集》中的这段话记录了他当时的思想:

“中国是同一个物种、同一个文本的国家,是兄弟般的纽带。”

“两国的国民都受到同样的道德观念的影响,因此在思想上没有情感隔阂的危险,也没有理由在道德上发生冲突。”

“因为今天亚洲强大的日本,世界上的白人不仅不敢轻视日本人,而且也不敢轻视亚洲人。因此,日本繁荣之后,不仅大和民族可以享有一流民族的荣誉,其他亚洲人也可以提高他们的国际地位…因为日本可以繁荣,亚洲国家就会生出无穷的希望。”。

4

俄罗斯人被打败了

1905年,日本赢得了日俄战争的决定性胜利。

这样,日本人还需要接触甚至控制一群中国精英吗?你还需要继续推广中国和日本吗?

俄罗斯被赶走,成为亚洲的领袖,甚至完全控制了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这成了日本的新计划。

在中国培养一批亲日势力尤为重要。

日本著名教育家刘清·杜衡说的是实话:

“先生们,你们知道吗?多培养一名中国青年是日本军队向大陆扩张的一步。”

如果未来中国精英亲日,控制中国将变得容易。

当时,日本对中国人充满了蔑视,认为中国人不团结,不团结,不能单独对抗欧美。

当时,中国学生也很大程度上受此影响,认为中国必须依靠日本,所以他们自然变得亲日。

从后来的结果来看,日本确实培养了一些亲日势力,这些势力将在未来影响中国。

如1909年,国民党著名的亲日派贺被清政府陆军部选为留日学生,进入日本真武学校学习。

1935年7月,华北军区代主席何与日本代表梅津美二郎秘密签订了《和梅协定》,其主要内容是取缔河北省的抗日团体和活动。

《和梅协定》签订后,国民党进一步打击了冯玉祥的抗日盟友。

1941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日寇采取了政治诱降、军事打击为辅的政策。

秦英直接参与了皖南事变的制造,制定了《消灭皖南共军作战计划》,包围了皖南新四军,成为“中国罪人”。

汪精卫从1903年到1909年也在日本呆了六年。

除了扶植亲日势力之外,日本人没有一刻不抓住机会窥探中国的情报。

这些自称为“亚洲主义”的日本团体曾让千千数千名中国精英兴奋不已,仿佛他们是亚洲复兴的“中流砥柱”。

然而,几十年后,它们让我们不寒而栗。

在这些团体中,最著名的是“亚运会”。

谁是“亚运会”的成员?我们发现了一些。

*伊藤友恒,1868年加入日本海军,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日本士兵。

*曾根军胡,日本历史上一位传奇的军事间谍,游历了半个中国。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详细记录了当地的风俗、城市的大小和山川情况。他还精心绘制了近200幅精美的手绘。

此外,他还购买了大量的汉奸。例如,曾根军胡买通了大沽河人赵,得到了大沽河堡的详细全图。1884年,左唐宗监守福建军务,曾根军胡收买当时失意的湘军将领黄竹斋,窃取左唐宗在福建的军事部署花名册,立即呈交给日本军部。

这些行动在日本入侵中国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5

中国精英的觉醒

在革命者当中,宋是第一个识破日本阴谋的人。

1911年,他在《论东亚近二十年的现状》一书中澄清了迷雾,明确了日本对中国和整个亚洲的侵略意图。

1913年,他不幸被暗杀。

梁启超晚年也脱离了日本。

1915年4月,关于第21条的秘密谈判被新闻界披露,住在天津的梁启超怒不可遏。他发表了《中日谈判近况》、《中日现状及我的评论》等一系列文章,第一次揭穿了日本的谎言,即第21条是为了“维护东亚和平”。

看到自己曾经崇拜的邻国现在用武力威胁自己的祖国,梁启超痛心疾首,感叹道:“日本自称吸收了西方文化几十年,但现在所有的行动都被闭关锁国的思想掩盖了,我真的很惊讶。”

回想起他在日本的那些年,他不禁叹了口气,“我没见过固始的政府机关,我的同辈们经常怀疑我。”自从前政府新闻机构成立以来,侦探们每天都被派去观察我的行动,他们已经和我的朋友们在一起好几年了。我只是厌倦了和日本人交流。”。

事实证明,这些年来日本人表面上是自助的,但实际上,他们只是一直在观察自己。

晚年,孙中山完全脱离了加入日本的幻想。1923年,他在日本神户发表关于“大亚洲主义”的演讲时,尖锐地指出“你们日本人获得了欧洲的霸道文化”和“成为西方的霸道鹰犬”,这与所有人平等解放的文化是背道而驰的。

细看他的晚年,我们会发现他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项政策都是坚决贯彻执行的,这可能源于他寻找“世界上一视同仁的民族”的热情。

谁是“平等对待我的国家”?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孙中山用行动告诉我们,这不是帝国主义的日本。

李大钊的觉醒更彻底。

萧司前、田夫、何敏等人打着“大亚洲主义”的旗号,实际上是在推行“大日本主义”,这是李大钊发现的一种错误的侵华理论。

李大钊可以清楚地看到,所谓“大亚洲主义”,实际上是“吞并中国主义的暗语”和“大日本主义的改名”。“表面上看,这只是同一物种的一种亲热语言,但实际上,有一种吞下自己的食物的意思”。

日本人的真正目的是阻止欧洲人和美国人扩大他们在东方的势力,这样亚洲所有的人民都将听从日本人的指挥,亚洲所有的问题都将由日本人来解决。日本将成为亚洲的领导者,而亚洲将成为日本人的舞台。

李大钊慷慨激昂地写道:

“亚洲主义不是和平主义,而是侵略;吞并弱小国家的不是民族自决,而是帝国主义。这不是亚洲民主,而是日本军国主义。”

“这是一颗摧毁世界组织的种子”。

长期以来,给予中国精英的迷魂汤的功效逐渐消失,日寇的本质也逐渐显露出来。

6

撕下面具

由于不可能通过文化殖民来欺骗中国精英并完全控制中国,日本人撕下最后一张面具,直接入侵中国。

1933年九·一八事变后,两年后,由日本甲级战犯近卫文麿和广田弘树组织的“大亚洲协会”完全成为日本帝国对外侵略的“翼赞体系”之一。

此时,日本仍试图通过“大V”来控制中国,但这群人不再打着“高大”的幌子,而是彻头彻尾的汉奸。

日本军队每次占领一个地方,都在一个地方进行奴化教育。在东北,日本侵略者在汉奸的帮助下鼓吹“日本的完全亲和”。

1938年,傀儡皇帝溥仪被任命为正式成立的所谓伪满洲国的名义主席。该协会鼓吹诸如“伟大的东亚圣战”和“建国精神”等激进思想。

同样,在当时的敌占区,汪精卫打着“亚洲主义”的旗号欺骗民众。

他在亚洲联盟说:

“一方面,东亚联盟运动坚持总理的遗产。实现亚洲主义。另一方面,它是基于民族意识和民族意识的要求。从欧美帝国主义的枷锁中解放出来几百年了。因此,东亚联盟运动必须从国家开始,然后获得人民的坚定信念。”

必须说,日本人确实很好地利用了中国的亡国救亡的心态,并从一次又一次的“兴华亲日”问题中受益匪浅。他所谓的“亚洲主义”和附属理论在粉饰他的侵略野心和为他的侵略行为辩护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然而,面对日本的公然侵略、血腥屠杀和暴行,一度在舆论领域掀起波澜的“亚洲主义”理论已经失去了说服力。卖国贼冠冕堂皇的理由只是对他们卖国行为无耻而无力的辩护。

出于对中国的亲近和对中国文化的钦佩,许多日本人真诚地帮助了中国人民,这使得许多中国人对日本怀有善意。

然而,在日本军国主义者的阴谋下,被误导的善意最终产生了不好的结果…

2017年,日本右翼漫画家山本宽曾在其博客中写道:

“日本发动了一场战争,以创建‘大东亚共同繁荣圈’。在侵略其他国家时,它不仅不把当地人民当作奴隶,而且还建造基础设施来提高当地人民的教育水平和识字率。”

“由于从占领国掠夺了物资,德国变得富有,在战争中没有遭受饥饿。这与日本截然不同,日本在战争中与饥饿联系在一起。这么说很奇怪。尽管日本在中期选举中一直获胜,但它从未见过日本通过掠夺让其人民致富的数据。很明显,纳粹掠夺了物资和食物,那么日本为什么不做这些事情呢…日本人真的很忠于法律!为“大东亚共同繁荣圈”而努力工作。”

我们必须警惕日本右翼势力掩盖侵略罪行的企图!

主编:刘光波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万达商管拟发行最高20亿公司债券

万达商管拟发行最高20亿公司债券

原标题:万达商业管理计划发行高达20亿英镑的公司债券 新京报(记者张健)9月28日,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
纳新启航 | 中国科大新闻中心学生英文记者2020年秋季招新开始啦~

纳新启航 | 中国科大新闻中心学生英文记者2020年秋季招新开始啦~

原标题:那新启航|中国科技大学新闻中心学生英语记者2020年秋开始招聘~ 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想和研究公牛面对面学习...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历史学系教授陈延昕逝世,享年88岁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历史学系教授陈延昕逝世,享年88岁

原标题: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历史学教授陈艳珍逝世,享年88岁 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的消息,2020年9月22日16时...
北京首个领导干部政德教育基地揭牌

北京首个领导干部政德教育基地揭牌

原标题:北京首个领导干部政治道德教育基地揭牌 新华社北京9月28日电(记者邰思聪)北京首家领导干部政治道德教育基地28日...
王健同志任辽宁省委常委

王健同志任辽宁省委常委

原标题:王健同志是辽宁省委常委 经中共中央批准,任命王健同志为辽宁省委常委、委员。 来源:辽宁日报微信微信官方账号 主编...
返回顶部